学佛有问必答

专家答疑有问必答!学佛有问必答公众号官方网站,网址:www.xuefo100.com

艾滋病人:平凡而宁静的生活,是我现在的最高理想


【推荐链接】绝处逢生:癌症晚期念佛痊愈,念佛治好了艾滋病

上篇:不要高估任何人,一个人传人感染上艾滋病的故事


黎*明于 2001.07.12 11:40


      我不知道我会否一直写下去,因为我随时可能就要离开这个世界。我和我的朋友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?我们注定了很快就要离开,没有回头的路!而在最后的日子里:我们不得不违心而艰难地回避爱情和亲情,因为我们不忍心伤害自己的爱人和亲人!我们用最快的速度学会默默地舔舐孤独和绝望,期待着一个体面的葬礼和科学的奇迹! 

                  
  这是一场无可无奈的战争,因为我能够取胜的机会实在太小。这是一个孤独的错误,因为我曾那么地渴望爱情。从知晓的那一刻起,我的身心就被烙上一种印记,随时可以听见一种声音,看见一种影像,嗅见一种气息,那就是——死亡。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我不想嘲笑医学的无力和人类的卑微,我惊叹生命的脆弱和虚幻,就象花草的影子,随时消失不留痕迹;一如风云的驿动,瞬间变幻莫测无常。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不要歧视和厌恶我们,我们已经用我们年轻的生命做了代价。更何况我们中有很多人是无辜的,就是为了挽留生命的一次输血或是一次意外的医疗事故。我要勇敢地活下去,我和许多朋友都有一个约定:2008年我们一起去北京,看在祖国首都举办的奥运会,我们一起为中华健儿助威!为所有健康、充满活力的生命喝彩!我要为所有关爱我的亲人和朋友活下去,我要为我们共患难的朋友活下去,因为每一个病友的离开都是我们不可承受的心灵磨难!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请平等和平静的面对我们,让我们成为朋友吧。我虽然是一个病人,但在生命的层面上,我们是一样的大写的人。我的时间不多了,但从来没有对社会的仇视和敌意,我的仇恨已经全部射向了我的病魔。我没有传染给任何人,目前正在我的身体里疯狂复制的病毒,无论它多么邪恶和诡秘,它必将葬身在我的身体里,我年轻的身体就是它们最后的坟墓!现在我是对它无能为力,但最终我是他们的终结者。我希望我的文字能鼓励许多我认识和不认识的病友,同样面对其他疾病的人们,既然没有退路,那就让我们一起勇敢面对命运的挑战。只要我的身体允许,我将一直写下去。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我为什么在最后的日子里勇敢地拿起笔,记录下我们最后的情感生活? 我想让所有看见我的文字的人:能够真正了解我们和我们的疾病,尽可能少的人重蹈覆辙。我要大声喊出来:爱滋病就在我们身边,它真的离我们很近很近! 尽管我们比祖辈幸运,可以触摸改变真实世界的网络,我们已经看见全球的科学家提前合作完成了人类基因图谱的大构架,但我们人类没有办法消灭一个比大头针尖的16000分之一还小的恶魔,它正使一个个幸福美好的家庭家破人亡,使一个个病患者陷入了悔恨和绝望的深渊,正在制造出了一个个令人触目惊心、振聋发聩的悲惨故事……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这不是死亡日记,我没有时间矫情,更不企求怜悯,这是求生的最后呐喊和对爱之魔最后的宣战!为我自己,为我们,为更多还没真正知道这个魔鬼,但随时可能加入我们的人!我以我的行动和文字呼吁这个社会对病患者给予更多的关爱,让他们能够少受疾病以外的心灵折磨,能够拥有普通病人的待遇,能够拥有一个体面的葬礼!


  我们的一生给予并享受瑰丽的爱情,善良的友情,至纯的亲情。体味成长的快乐和烦恼,理解生活的艰难和幸福。美好的,不能获得的,是生命中长久的痛和来生的梦;美好的,曾经拥有的,是激越的华章和幸运的骄傲;痛苦的,遗憾的,无奈的,错误的,装满旅途的行囊,它们给我对比,让我知道珍惜、理解和感恩,也渐渐给我一颗宽容和平静的心。现在,我回头看,已没有悔恨和对错,一片寂静,所有的感知都悄悄睡了,就象这个安静平常的夜晚,鸟儿倦了,星星和月亮倦了,开始和结束都是必定的程序,生与死没有什么区别,一样值得尊重,生的洗礼和死的葬礼都只是一个简单的节日。让我们能够团结起来,共同面对我们人类共同的敌人——HIV这个爱之魔!这是我最后的宣战!  

                  
  我现在是分裂的两半,一半是飘离肉体的,平静的看着病情的发展;一半是敏感真实的,无助无奈的、茫然痛苦的。在过去的日子里,自己有太多的发展方向,因而一直很洒脱的活着,无拘无束,快乐逍遥,享受生命带给我的所有快乐和美好。我的全部生活就只有一个方向:活着!为活着而活着! 
  我注定不能成为盖世英雄, 
  我注定有很多心愿不能实现, 
  我注定没有婚礼, 
  我注定没有葬礼, 

  我不能驾着七彩的云彩迎娶我的爱人, 
  曾经, 
  有一份幸福的生活放在我面前, 
  我没有珍惜, 
  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, 
 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…… 
  如果老天可以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, 
  我会说:我想活! 
  如果非要给这份期待加上一个期限,我希望是……十年。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我们绝大多数是那么年轻,原本有美好的明天。我们是热爱生命和生活的,是善良和勇敢的,我们中有人直接选择了死亡,用最干净、最有效的方式直面他们的敌人,与他们的敌人同归于尽。其实他们不是软弱,因为选择死亡除了无奈和绝望,还要有拒绝年轻生命的勇敢。一样的花样年华,可以试想什么才可以让他们选择死亡。有的人还活着,十分艰难,每时每刻负载着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和那些不可承受之轻。在一瞬间,我们改变了自己,改变了自己看世界和对待生活的方法。我们还是那么留恋这个可爱的世界,我们都曾那么接近幸福……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我对死亡的恐惧来自我还年轻的心和不能停止的幻想。 
  但在我心最深处,我知道只有悔恨。那些深爱着我的亲人们,如何能承受这悲哀的死亡的进行?原本完整的生活被那该死的魔鬼割裂开来,多少次感受自己身处一片荒野,四周寂静无声,我怎么喊也听不见自己的声音,过往美好的生活场景在眼前飘忽闪现,只有越来越沉重的脚步,麻木的向前走。远处有一点光亮,我知道在那光亮前面有一片沼泽,它并不大,却偏偏横在那光亮的前面。我必须跨越它,沼泽地表面的浅水是魔鬼的垂涎,可是那美丽的光亮还是诱惑着我,那是让我放下重负的召唤,那是牵引我自由飞翔、无忧无虑的梦中天堂……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人生中,已经犯的,正在犯的,即将犯的错,自己犯的,别人犯的,医学无力犯的错,太多太多。我真切的感受到生命中那些不可承受之轻!已定和已知的未来,我要将这个错误的损失变得最小,为所有关爱我的人,痛但快乐的活着!频繁的坏消息,频繁的旅程,很累。每天清晨醒来起床,都是一件很艰难的事。因为,要用逐渐衰退的体力面对病魔,还要清醒地工作,用自己全部的智慧和精力为HIV打工!因为,还有微乎其微的希望。在不可逆转的涡旋中,挣扎是痛苦的,宣战和投降同样要有勇气。在这艰难的日子里,我常常奢望一个亲切的握手,一个温暖的拥抱!而一个孩子平凡善意的微笑,一个朋友友善的电话问候,都会让我留恋不已。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我来过,真的来过,虽然注定很快要走,但我眷恋的这个世界依然很美,就象那首英文老歌:everything is beautiful,everybody is beautiful……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在现代的都市丛林里,在钢筋混凝土的构筑的宏伟建筑里,高速紧张的工作节奏,很容易让我们忘记春夏秋冬的变化,模糊我们最初的理想和追求,渐渐地压力下的我们变得越来越自我。我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受到诱惑,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心,是那么容易就迷失了自己,金钱似乎可以换取你想要的一切!朋友,人心躁动的今日世界,在你自由享受现代文明带给你的舒适和快乐的时候,永远不要尝试危险的偷欢!一夜放纵足以致命!在你还可以把握你的生命之船的时候,朋友请小心呵护生命,它是那么短暂和脆弱……

  过去,我总是在内心幻想随心所欲的自由,特别讨厌刻板一尘不变的生活方式,总是漫无边际的奢望生活的特许,现在我知道我错了。平凡而宁静的生活,是我现在的最高理想。

  接下来的文字是我写得很累,几乎不能自持。写这段文字的时候,我又开始失眠了,原已平静的心再次重回可怕的魔境,我用多少个日夜的努力才让自己慢慢平静的面对它,但现在我必须回忆,将我当时濒临崩溃的心境原原本本地描摹下来。我在这里破开我内心最绝望、最惨烈的伤口。

  如果有人能从我真实的心灵历程里,感受到什么,并可以给象我一样的弱势人群更多的理解和包容;如果有人可以在即将迷失自己的那一刻,能想到我这样一个人和经历的悲惨故事,而放弃那些危险的游戏,远离爱滋病这个恶魔,我就满足了,我的文字便有了意义。 
                  
  那是怎么样的一段日子啊! 
  那是一个平常的星期二,没有风和雨,一项繁重的工作结束后,我和我的同事出去吃饭,我们都喝多了一点酒,庆祝工作顺利完成。烈酒在我们年轻健壮的身体里狂野的奔腾。

  我的同事邪邪的对我笑道:“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我问道:“什么地方呀?”他说:“你先说你敢不敢吧?”我说:“谁怕谁,我有什么不敢的!”我已经意识到他说的地方意味着什么。其实,在我清醒的时候,每每路过那些美容院、洗头房、桑拿浴室、酒吧,我都是那么不屑一顾。我鄙视那些隔着玻璃窗诱惑的眼神和肢体。从大学毕业就一直一个人在外地工作,严格的家教、父母的警告和信任,一直让我远离那些场所。但年轻酒后的我,那一天,迷失了……(佛有按:看到这里,网友们还会觉得佛教五戒中的戒酒没有意义吗?南无阿弥陀佛)


最后的宣战(二)

黎*明

进门的时候,记得是很暗的灯光,带着某种不幸的暗示,我至今回想到那一刻,还有一种令自己窒息的恐惧和悔恨!因为那一脚,事实上我已经跨进了鬼门关!

  我记得她看起来是很健康的,

  我记得她是兴奋的引导着初次的我的身体,

  她的主动和酒精让我疯狂,醒来以后甚至不记得她有没有给我安全套……

  那一夜以后的大约2周后,我象是得了感冒,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天,很巧当时流行感冒,就没有当回事儿。接下来身上和脸上又出现了红色的皮疹,晚上有低烧,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约1周半,我开始担心自己是否染上性病。于是上网查找有关资料,根据网上医院的方法,自己偷偷吃了一些抗生素,很快所有的症状全部消失,我也放心了。看见网上那些性病病人的图片,又害怕又觉得恶心,暗暗下决心永远不去那些肮脏的地方了。在网上查找性病资料的时候,几乎每一个站点都有与爱滋病相关的资料,但我想都没有想到会得爱滋病,因为自己只有一次荒唐的高危行为。

  为了彻底放心,我又去了正规医院做RPR(梅毒)和HIV(爱滋病)的检测,检测结果是阴性。


  看见RPR(梅毒)和HIV(爱滋病)的检测报告结果是阴性,狠狠得舒了一口气。感觉到自己重回人间。不久,在网上看见一篇文章《百万富翁得爱滋病》(sohu。com)的文章,说一个事业有成的年轻男子,与一个神秘的女孩由网恋开始,最后引发爱滋病的故事,我又起疑心,想对自己和别人负责,决定再次去检测。医生说要等三天再来取结果。

  接下来的三天,我总共的睡眠时间加起来不超过8个小时,诡异的噩梦让我害怕,噩梦开始有颜色了,过去我的梦即使再可怕,也是黑白的,这一次完全不同。在梦中,乍隐乍现的色彩的涡旋,都是那么的简单、轻易就可以将我消融于无形,我奋力抗拒着什么,看见自己象一个孤零零的没有重量的风筝,飘荡在墨黑的空中,血色的涡旋紧紧地将我网住,鲜艳的绿色的溶浆,鱼贯而入我的血脉中,狂欢劲舞。一道白光从远处直穿射过来,对准我的胸膛。我回过头来,看见那白光洞穿我的身体……自己开始怀疑是感染了HIV,告诉自己最好的朋友,自己的情况。朋友安慰我说:不会的,哪有那么巧,就给你遇上了。

  去看结果时,医生含糊的说要复检,可能是梅毒,5天后才有结果。当时我就预感我完了,一定是了。

  那一夜我更本无法入眠。悔恨、恐惧、绝望令我一次一次从床上坐起来,我拼命揪自己的头发,将欲裂的头撞在墙上。没有疼痛,只有悔恨、恐惧、绝望交替侵蚀我的心……

  第二天的晚上我实在无法再忍受了,悄悄来到医院,趁医生换班,我偷看检测结果,发现在我的名字下,梅毒检测是阴性,而HIV有一道粗红色记号和一个红色问号。我知道了,我完了。熬到天亮我去了各个医院的门诊部,对医生谎称自己失眠,疯狂得收集安定,一共有80片,我想够了,足够我安安静静的离开了,我太累了。

  决定命运的第五天来了。被告知初筛检测为阳性,需要复检。以后的几天,忍无可忍的悔恨和恐惧,常常让我无法正常呼吸,我必须大口大口的做深呼吸,才可以获得短暂的平静。一想到一个父母心中骄傲的乖儿子,朋友心中出色有才情的的伙伴,突然就变成一个爱滋病的携带者,就好象有一双无形的手紧紧扼住我的喉咙,我的心会感到被狠狠得击打,全身的痉挛让我呕吐不止,几乎丧失的食欲又令身体每况愈下。最可怕的是夜夜无穷无尽的噩梦折磨……

  6天后结果出来了:确诊为HIV阳性。那一刻我被告知我是HIV的携带者:也就是说,我身上的毒无药可解!我必死无疑!那天距离大年三十只有10天。

  3天后拿病毒载量和免疫细胞的结果。医生安慰说:不要太紧张,你现在只是HIV的携带者。你还没有发展成病人,你还有几年的时间。我走的时候,医生友善的要和我握手,我迟疑地拒绝了。他一把握住我的手说:振作一点,小伙子!说不出滋味的泪水夺眶而出。

  霏霏冬雨,漫天飞舞。在雨中,我一点都不冷,机械、麻木的向前走着。周围没有声音,一点也没有,我什么也听不见。脑海里只有一句话:我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!忽然,我就发现我是一个人,在一个漆黑的世界。这是我一生中最阴暗、最痛苦的一段日子。忙碌了一年的人们开始采办年货,讨论春节假期外出旅游的计划。我疯狂的在网上查找有关爱滋病治疗的资料,打电话给医生。收集的安定80片,它一直就在我的枕头底下,它象魔鬼一样诱惑着我。这个春节,我过得去吗? 

  我找到了那个让我后悔一生的地方,依然顾客盈门,生意火红。我按捺着心中的悲切和仇恨,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打听那个黑黑的年轻女子,小姐们告诉我她早已经走了。她们放肆的嬉笑,刺耳极了。年轻的姑娘们,你们是在万丈深渊边上,罪恶和死亡每时每刻都在亲睐你们!出了门,回头看看在夜色下,店头上妖艳的霓红闪烁着诱惑的媚眼,那是魔鬼的眼睛,那是巫婆手中艳丽的毒苹果!真想一把火将这肮脏、丑陋的害人地方烧个干净!原来想让那个姑娘去检测,让她不要再害别人的想法落空了。

  病魔开始发威了,它首先扭曲的是我的心灵。我变得害怕和厌恶年轻的女孩子,与她们说话令我心悸。我开始出现幻听、幻视。不停歇的悔恼,如影随形。刺心的肌肉跳疼,不时提醒我:那个恶魔开始享受它的大餐了。憎恨,对自己强烈的憎恨,不断激起自我毁灭的冲动。痛不欲生的时候,我疯子一样捶打自己的脑袋,成片的揪下自己的头发,肉体的痛苦似乎是我缓解心理压力的唯一途径。

  有一天晚上,我漫无目的象孤魂野鬼一样在街上走。周围的一切,我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。过马路的时候,我更本没有在意过往行驶的车辆。其实,被车撞死,到也落得干净。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和一连串愤怒的叫骂声惊醒了我,我睨视离我只有一臂距离的车头。当我抬头看那个司机的时候,他突然停止叫骂,摇上车窗,匆匆驾车离去。我想那时我绝望、渴望死亡的眼神吓住了他,他一定认为我是一个疯子……

  我不能看电视和报纸,不敢和父母、朋友多讲话。我害怕自己无法控制自己哭出来,说出来。我将自己关在屋子里,听任泪水冲刷心灵的痛苦。我整理自己的衣物,将平时自己最喜欢CD、VCD和工艺品送给朋友。夜深的时候,我开始销毁我的一切东西。我用剪刀慢慢将我的照片、我的日记、我的内衣和毛衣,一刀一刀的剪成碎片。剪刀清脆的声音给我带来了片刻的清凉和安宁。悲哀的我,如同行尸走肉,一觉醒来,有时真分不清这一切是一场噩梦还是真实的现实。

  我开始准备我的后事,收集各类保险资料,设计最后的离开方案,一个可以让父母最小程度受到打击的方案,一个可以保护他们一生清誉的方案。

  邻家10岁的小女孩,平时最喜欢和我玩。有时,我在电脑上工作,她会安静的在边上看,好奇和天真的眼神让我感动。

  记得她曾经很神秘的对我耳语:我很崇拜你,大哥哥!

  我忍俊不禁问她:小丫头,你知道什么叫崇拜吗?

  她说:就是喜欢加上佩服。现在的孩子越来越早熟。他们的生活条件比我小时侯好得太多,但其实,他们很孤独,我比她大十几岁,在这个楼上我竟然是她最要好的大朋友。我不知道这些在孤独中长大的孩子,将来是否可以在他们独立自由生活的时候抵制诱惑,走好生活的每一步。我奇怪自己一个要死的人,还替一个只有10岁的孩子的未来瞎操心。


  “大哥哥,我放假了。”她在我身后说,我赶紧将我正在查找的有关爱滋病的资料的窗口关掉。

  “哦!是吗?”我回过身来。

  “你在干吗?”

  “查资料。”

  “你好象变了”孩子的心是清明的。

  “我哪里变了?”我有点担心是不是自己的举止让周围的人发现什么。

  “你说呀!”我催她。

  “我不知道……”她想了半天。“反正和过去不一样了!”

  “是不是你现在不喜欢我来找你玩了?”

  “不是的,我最近很忙。”

  “我爸爸也是,一天到晚就会说很忙。”

  “大哥哥,你说话少了,也不笑了。我都有点怕你了”过去我和她很亲密,我常常带她出去,一起去超市,一起买冰激凌。我惊讶一个10岁小女孩子的观察和感觉。我努力给她一个自然的笑容。

  “你看,我不是笑了吗?”

  “我喜欢看见你笑。”一句话让我几乎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。

  真想象过去一样抱抱她,亲亲她。但我克制了自己。我不怕失态,我害怕自己将病传染给她!尽管,我知道那样的拥抱是绝对安全的,但面对这样一个稚嫩充满灵性的可爱的小生命,我只有最小心的保护她。


  那一刻,我真正体会到这种疾病的可怕!不可治愈、100%的死亡率让人绝望,但最可怕的是:你无法向你周围的人坦白你的病情,甚至你的亲人和朋友。活生生的例子,我看见过。几乎在一瞬间,你就会失去你全部:工作、朋友、亲人、家庭。人们避你不及,你更加孤立无援。

  说实话,我羡慕象陆幼青一样的癌症病人,他们至少可以向周围的人说出他们的病!不用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象我这样躲在阴冷的角落里,舔舐除了疾病以外的心灵孤独!在精神上,远离了爱情、友情和亲情!

  如果有一天,我的手破了,我去医院包扎,我可以坦然的对医生说:我是HIV携带者,请注意消毒。而医生和其他病人都能很平静。如果有一天,我去理发,我对理发师说:我是HIV携带者,请注意消毒。而理发师和其他客人都能很平静。那一天,就是我的节日!那一天,就是人类成功防治爱滋病的节日。我很清楚,我是看不见、等不到那一天。但我坚信,那一天必将来临。否则,那就是人类自己的悲哀。爱滋病魔还会猖狂下去。(本文为网络转载)


佛有按:人生没有后悔药,但是,仍有阿弥陀佛没有放弃你们!【推荐阅读】绝处逢生:癌症晚期念佛痊愈,念佛治好了艾滋病



欢迎赞助支持学佛有问必答,点这进入>>,关注公众号[学佛有问必答]
捐助无量光佛教
搜索
网站分类
«   2018年5月   »
123456
78910111213
14151617181920
21222324252627
28293031
标签列表
最近发表
最新留言
文章归档
网站收藏
友情链接
  • 订阅学佛有问必答

学佛有问必答欢迎您,邮箱:wenda@xuefo100.com,捐助我们>> 备案号:粤ICP备14037222号-12